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成龙尘封5年的「新片」,可惜了

时间:08-08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91

成龙尘封5年的「新片」,可惜了

本文作者是撰稿人@荷尔蒙幽灵‍‍‍‍‍‍‍‍ 栖息在电影里,让人心安‍‍‍‍‍‍‍‍‍‍‍‍‍‍‍‍‍‍‍‍‍‍‍上周末,一部动作大片在Netflix悄悄上线。它集合了两位我们非常熟悉的动作巨星,原本可以有不小的热度,但却选择了无宣传直接上线。这就是由成龙制片&主演、已拍完五年的“库存”作——《狂怒沙暴》上线流媒体前,影片只在阿联酋、土耳其、俄罗斯等少数几个国家登过院线,全球票房200万美元左右,相比其80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可谓杯水车薪。不过靠着成龙个人的号召力,《狂怒沙暴》在没什么宣传的情况下依然在Netflix取得了很高的观看率,也算是全球粉丝对龙叔的又一次支持。不过这部讲述安保小队解救海外中国公民的影片,很像《战狼2》的跟风之作,很多模仿与拼贴,因此口碑同样乏力。IMDb评分5.5,国外首批观众评价此片叙事陈旧、视觉效果粗糙,除了主角二人外,其余角色均无比塑料。首次搭档的成龙和“赵喜娜”约翰·塞纳,其实是有碰撞出合作火花的,成龙擅长杂耍式动作喜剧,塞纳同样既有身手也有喜感。但这部尘封五年的旧片实在有着过于曲折的拍摄幕后,因此即便《狂怒沙暴》非口碑之作,但还是值得一聊。影片2018年便已完成制作 ‍‍《狂怒沙暴》的班底并不差。导演斯科特·沃此前曾执导过口碑不错的《极品飞车》 (2014) ,9月将在北美上映的《敢死队4》也出自其手; 编剧阿拉什·阿梅尔曾执笔妮可·基德曼主演的传记片《摩纳哥王妃》。摄影师张东亮作为中方创作成员之一,掌镜过《监狱风云》《醉拳2》《黑金》等港片佳作。影片演员阵容则有一种奇特的混合性。除了成龙和塞纳,还有《权力的游戏》中攸伦·葛雷乔伊的饰演者皮鲁·埃斯贝克加盟出演反派欧文,蒋雯丽和侯明昊出演一对工程师母子,龚俊出演安保队成员之一。蒋雯丽(右)其实,初定与成龙合作的并非塞纳,而是与成龙同辈分的史泰龙, 史泰龙也一直想跟成龙合作。早在上世纪90年代,十分欣赏成龙动作片的史泰龙就邀请他出演科幻动作片《越空狂龙》,成龙因角色是反派而婉拒,但史泰龙还是在片中cue到了成龙。他在片中问饰演女警的桑德拉·布洛克“在哪儿学的回旋踢”,桑德拉答道“成龙的电影”。2000年后,史泰龙再度邀请成龙,想让他和自己共同主演《第一滴血4》,意图打造双雄故事。成龙本有意出演,项目还一度进行到依据成龙意愿修改剧本的阶段,但最终,这次合作还是因角色具有犯罪背景而不了了之。《狂怒沙暴》本来能为两人制造难得的银幕同框机会,史泰龙也已进组商讨剧本,但影片定于2018年开机,恰好撞上《奎迪2》的拍摄制作档期。再加上对角色设计的犹豫,最终史泰龙又不得不推掉成龙的邀约,兜转多年,“双龙合体”的心愿还是未能实现。两位惺惺相惜的老友始终合作未成接替史泰龙的约翰·塞纳虽曾夺得20余次摔跤冠军,且近年凭借《X特遣队:全员集结》《和平使者》等影剧人气日增,但论资历,显然与史泰龙的动作巨星地位尚有距离。不过平心而论,在《狂怒沙暴》中,塞纳和成龙的适配度其实还不错。成龙的角色是一名准备营救被困中国公民的安保人员,塞纳的角色是一个只为钱工作的退役兵。 两人因误会相识,边打架边插科打诨,贡献了多个令人会心一笑的场面。正如观众评价,《狂怒沙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爆米花娱乐,影片以一种毫无意外、观众完全可预测的叙述方式,对事件进行了平白无趣的呈现。即便大反派欧文起初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中段的生硬反转相当粗暴,缺少剧情魅力。更致命的是,这部电影缺乏自身鲜明的类型定位,让它像多部影片共同缝合后的奇怪产物。从“撤侨”这一题材以及片中枪战的风格来看,它有《战狼2》和《红海行动》的味道。在剧情结构上,它又如同混搭了《疯狂的麦克斯4》+成龙式动作喜剧。同《疯狂的麦克斯4》以水资源短缺为引一样,《狂怒沙暴》中克里斯加入劫车行动也是因为水资源问题。劫车激战的过程中,雇佣兵寸头配面具的造型、沙漠改装车风格、炽热喷薄的爆炸场面,以及整体呈现出的末世废土美学,都如同《疯狂的麦克斯4》低配版。《疯狂的麦克斯4》VS《狂怒沙暴》沙尘暴情节之后的部分,成龙则回到“舒适区”,和塞纳插科打诨之余,将影片带至成龙式动作喜剧的方向,其中有不少其过往动作经典的影子。比如在灭火泡沫打斗中口吐泡泡,重现了1994年《醉拳2》中的同款场景;成龙和塞纳互丢枪柄、弹匣,“致敬”的是1991年成龙自导自演的《飞鹰计划》,两人的互动也很有《尖峰时刻》中双人警探的感觉。‍‍‍‍《狂怒沙暴》的结构之所以如此割裂,是因为影片的制作过程非常不顺利。‍‍‍‍‍当初,影片尚未完工,导演斯科特·沃便因合约到期回到美国,结尾重头的炼油厂打斗段落是由成龙本人耗时1个多月补拍,因此这段情节最具成龙个人风格。此外,成龙对原定后期制作也不甚满意,于是留在北京亲自监督后制,为此他还推掉了国外的一些宣传活动。除了主创原因,《狂怒沙暴》还遭遇资金问题,加上疫情期间影视寒冬的影响,这部于2016年备案、2018年开机,原计划2019年上映的动作大片才尘封五年,直到现在才与观众见面。由成龙和塞纳的互动戏份 (包含中文梗) 可以明显看出,影片原本剑指内地市场。比如罗峰多次纠正克里斯的中文错误,让他不要将“私人安保公司”讲成“死人安排公司”,还给他取中文绰号“棒槌”,明显在为国内观众量身定制语言喜剧梗。同时,片中飞车追逐、“火箭筒”飙车、悬崖撞车等“烧钱”大场面也有一定视觉冲击力,成龙、塞纳首次相遇对打的戏也有拳拳到肉的爽感。但遗憾的是,影片的拍摄场景与电脑特效的结合很粗糙,缺乏真实感,情节安排上亦有诸多不合理之处。这些,使《狂怒沙暴》最终成为一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成龙电影。‍‍‍‍‍‍‍‍回过头来说,尽管成龙大哥依旧能打,但在经历过《急先锋》《龙马精神》以及这部《狂怒沙暴》的信用透支后,影迷可能会带着更加审视的目光来看待他未来的新作。《传说》预告片已杀青或正在筹备的还有《传说》《十二生肖2》《尖峰时刻4》《急先锋2》《新警察故事2》等,以及刘德华担任导演、与吴京合作的未命名新片。这些密集的项目能否改变年近七十的成龙大哥电影近两年的颓势,拭目以待。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