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孤品《繁花》,不会孤独

时间:03-0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0

孤品《繁花》,不会孤独

「人不响,天晓得」。30集《繁花》定格在了1994年:宝总离开了资本市场,也离开了住了七年的和平饭店;李李转手了至真园,最后选择了遁入空门;玲子去往香港继续开拓着「夜东京」的版图;苦尽甘来的汪小姐,终于让明珠公司渐入正轨,但三个女性角色,都与宝总失去了瓜葛……看似结局有些悲凉,但却已瞥见崭新的时代先声——当阿宝置身于浦东的一片金色田野,预示着个体、上海乃至整个国家都迎来了新的机遇时刻。《繁花》虽然完结,但「繁花现象」却依然如火如荼地在线上线下上演。喧嚣之中,1号发现,许多用户在弹幕、在豆瓣、在短视频都会反反复复地提及并认同这样一个观点:《繁花》是中国剧集行业的一个孤品。平心而论,1号觉得这个看法,「对」,又「不对」。往回望,《繁花》的确是孤品,但腾讯视频已通过《繁花》证明,平台能够为艺术品创作提供全方位的保驾护航。所以,从未来的角度看,更多「繁花」式艺术品的出现,只会是一个时间问题。上篇:孤品的《繁花》「对」,是因为回望过去。1号也认为,截止到2024年1月,《繁花》的的确确是中国剧集行业的一个现象级的孤品。「它已经不是这个数据为王的时代可以简单化标签化的作品了,当然它可以被数据被标签,但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部文艺作品在这么广范围内掀起如此旗帜鲜明的爱憎分明的讨论了」。这是一位行业人士对《繁花》的评价,1号觉得它非常能够代表许多观众观看《繁花》后的心声。没人可以否认,《繁花》是如此的独特。大量在插叙、倒序等电影表现手法之下的故事,抽帧造就的流动影响,对原著内容的大量引用,对观众而言,《繁花》的每一个细节,既是一种挑战,亦是一种震颤。70年代末的13路公交车与曹家渡的火锅店,1988年元旦那日的和平饭店露台,90年代初飘着飞雪的东京银座,金碧辉煌的至真园……每一个场景的每一帧画面,如今都成为了津津乐道的名场面。最令人欲罢不能的,依然是人。不论阿宝、汪小姐、李李还是玲子,跟随《繁花》的镜头切换,观众有似以旁观视角见证了他们的人生起落。一众配角,同样令人回味无穷:范厂长的精明、小江西的倔犟、露丝的从容、菱红的刀子嘴、陶陶的「浪子心」……《繁花》里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复杂的容器。个体的跌宕,与时代的进程,犹如音乐一般不断上演着跳跃、变奏与和鸣。而观众则跟随着应时应景的BGM嗟叹:原来,情感的丰沛不是仅限于撒糖磕糖,HE、BE、OE都不重要,切实地爱过就够了。人物之外,《繁花》也重塑了上海的气韵:独树一帜的国际气派、生意场上的刀光剑影、霓虹迷眼的灯红酒绿、充满人情味的市井,这些混杂的形象,最终构建出了一个立体的、亲切的、有味道的上海腔调因此,如此独特的《繁花》,造就了比肩《外来妹》《渴望》这些八九十年代电视文化占统治地位事情时期才会出现的「文艺现象」:原著《繁花》迅速脱销,聪明的出版社快速推出了适合「北方宝宝体质」的阅读版本;网友们热烈分享上海90年代的繁华风貌,「老钱风」成为了消费者所青睐的审美时尚;初恋的、热恋的、暗恋的、失恋的人们,都在《偷心》的旋律里不能自拔,一众八九十年代的流行音乐经典作品迎来了爆发式的集体出圈;黄河路热度让安福路、武康路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和平饭店的英国套房价格水涨船高,「从来都不是生意」的排骨年糕生意爆棚,不是椒盐大王蛇吃不起,而是排骨年糕更有性价比。不论是影视作品本身,还是产生的作品效应,《繁花》都有着「孤品」般的现象级表现,但1号认为,孤品《繁花》,并不孤独。其实,从《三体》到《漫长的季节》再到《繁花》,在这些腾讯视频出品的剧集身上,1号观察到它们身上存在一个共性:艺术品。腾讯视频一如既往地按照艺术品的高规格,去打磨高品质内容——于是,我们看到在小众的科幻题材,《三体》的热播在整个社会层面掀起了一场「三体热」和「科幻热」;于是,我们在《漫长的季节》里领略了一场「东北文艺复兴」。而《繁花》呢?从2020年开机到2023年播出,《繁花》经历了拍摄、杀青、补拍、再杀青。用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副总经理、《繁花》总制片人李尔云的话来形容,导演团队更像是一个匠人式的工坊,全神贯注在创作上。因此,《繁花》的成功,恰恰是腾讯视频一直以来坚持「内容为王」、坚定「艺术驱动战略」所形成的积淀与坚持所换来的一次总爆发。下篇:《繁花》不会孤独「不对」,是因为看到了未来。《繁花》并非完全是天才灵感奔涌后的惊鸿一瞥,艺术创作也并非不能形成系统化法则。纵观腾讯视频去年以来推出的一系列剧集,从《三体》《漫长的季节》《繁城之下》再到《繁花》,一条不断上升的内容艺术水准曲线格外引人瞩目。看似是腾讯视频掌握了内容艺术化的能力,实则是平台自我认知的升级换代。不经意间,腾讯视频的平台形象,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首先,是成为「引领者」。既然当下文娱市场的主要矛盾,变成了是观众日益增长的对好内容的向往,与大量低劣工业流水线作品充斥市场之间的矛盾,既然在内容供给充分甚至过剩的时代,对精品内容乃至艺术品的追求,成为了当下无数观众的真实需求,转变思路,转换「卷法」,变成为了必然选择。于是,我们看到,腾讯视频从《三体》开始,便努力跳脱出传统的内容赛道,致力于用艺术引领市场。《三体》《繁花》等项目的成功,也向市场灌注了更大的信心。在成为「引领者」的同时,腾讯视频也是一个主动承压的「负重者」。回顾《繁花》的诞生过程,作为平台的腾讯视频一直肩负着不小的压力。譬如成本的压力。《繁花》剧组花费人力、物力,搭建了长达200米的「黄河路」,1:1还原当年的上海繁华。同时,《繁花》使用单机拍摄的方式也极大拉长了剧集的拍摄周期。我们常常以为剧集是几个月便可速成的快消品,但《繁花》却是一个旷日持久、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而打磨艺术品的代价,自然是各项成本的增加。同样的压力也来自商业化。从2021年开始,《繁花》就亮相于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之后每年的「V视界大会」商业化部门都会去确认能否播出。然而,腾讯视频在打磨艺术品时一直没有把商业价值的考量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是始终把创作出一个经得起用户考验的艺术品作为第一目标。平台表示,「为了尽可能做到尽善尽美,无论是周期、投入等等,都可以做出一些牺牲。」在承压的同时,腾讯视频矢志不移坚持的,是尊重艺术、尊重艺术家在《繁花》的创制过程中,不论是剧本改写、拍摄、剪辑乃至最后的宣发,腾讯视频都给予王家卫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为导演提供最大程度的「表达自由」。大到整体项目的市场定位,小到宣发活动的官方物料,平台都会与导演进行细致的沟通交流,共同寻求最优解。正是平台精神与艺术家精神之间的高度契合和深层共鸣,才让《繁花》的诞生成为了可能。最后,腾讯视频还立志成为一个「长跑者」,在长跑的过程中寻找创造艺术品的稳定范式。在一次面向制片人的培训课上,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对高品质剧集的成功范式进行了总结:以一个优秀的故事文本作为基础;聚拢专业的团队,并投入足够多的注意力和时间精力;核心主创团队在艺术创作和审美层面的极致追求。只要保持以上三个环节的良好结合,便能够大大提高高品质内容的产出率。系统方法论的形成,也转化为了丰厚的回报。在豆瓣年度榜单中,有23部剧集进入了「8分剧」行列,其中腾讯视频剧集数量最多、有9部作品,《漫长的季节》和《三体》两部独播剧更是包揽了豆瓣「2023年度评分最高华语剧集榜单」的前两名。新推出的「X剧场」更是成为优质内容的新高地,包括《欢颜》《繁城之下》等作品亦收获了市场与用户的好评。《繁花》虽然落幕了,可腾讯视频制造《繁花》的能力却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和加强。并且,从腾讯视频的内容储备来看,不仅有改编自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的《战争和人》《千里江山图》《主角》《风禾尽起张居正》,还有《黄卡》《燕食记》《文城》等特色鲜明的重磅文学IP。《繁花》的成功经验,将为这些作品的开发提供更大的确定性。或许,下一个《繁花》,已经在路上。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